新浪历史 资讯

纪录片《大后方》8月31日首播

《大后方》《大后方》

你知道“大后方”吗?你听说过“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段子吗?有一部纪录片,告诉你在大后方的抗日军民与前线的将士一样拼!8月31日,中国第一部全面聚焦抗战时期中国后方的纪录片《大后方》,将于在重庆卫视和重庆电视台科教频道21:20黄金时段首播,预计于9月份在中央电视台和腾讯网播出。

在2015年的各种“抗战大戏”中,这是唯一一部把目光从战场移向广袤的后方,从战士移向支撑抗战的四万万民众的纪录片,由此展现了一个立体的、全方位的抗日战争。

将目光越过战士身后

这是一部不宣泄民族情绪,只讲民族精神的纪录片!

1946年4月30日,国民政府还都南京,特地以一则《还都令》向西部大后方的人民致谢:

“回念在此八年中,敌寇深入,损失重大,若非依恃我西部广大之民众与凭借其丰沃之地力,何以能奠今日胜利之弘基?而四川古称天府,尤为国力之根源;重庆襟带双江,控驭南北,占战略之形势,故能安度艰危,获致胜利,其对国家贡献之伟大,自将永光史册,奕叶不磨灭。”

早在战前,中国政府即预料日本全面侵华不可避免,中国将迎来一场持久的、艰辛的、全面的战争,由此开始经略位于中国西部的抗战后方基地,并将以四川为核心的大西部,确定为“中华民族最后的抗日复兴根据地”。

1937年战端一开,当年被悬赏缉拿的将军,率军围剿的将军,曾经打内战的将军,如今并肩站在同一条战壕,率领士气昂扬的士兵,在正面战场或敌后战场,抵抗共同的敌人,这是1937年下半年的中国震撼人心的画面。

在他们的身后,是广袤的抗战大后方,以重庆、四川为核心,绵延中国版图的西南、西北的广大地区。在未来的八年里,这片土地接纳了无数来自他乡的游子,呵护着中华民族经济、文化、教育、工业的血脉,直到抗战胜利。

向《四万万人民》致敬

这是一部展现中日国力民心较量的纪录片!

1938年,荷兰纪录片导演尤里斯•伊文思来到中国,他说:“我触到了中国,中国也触到了我,我拍了战争,拍了一个在战争中瓦解,又在战火中形成的国家,我看到了勇敢!”伊文思以纪录片名作《四万万人民》,预言了中国人的胜利。

在胜利之后70年,12集纪录片《大后方》展现了一个更立体的抗战中国,并以此向《四万万人民》呼应和致敬。

《大后方》正是将镜头越过士兵、越过战场,深入到支撑战争的大后方,和支持战士的四万万同胞。《大后方》总制片人徐蓓说,大后方是前线的粮仓,是为前线造枪造炮的地方,是送兵上前线作战的地方。

《大后方》所关注的,是在全民抗战和国际同盟的大背景下,兵如何调,粮如何筹,油如何运,武器如何制造,伤兵如何救护,以及民气如何动员、民族如何凝聚等,由此展现的是一场立体的现代战争。

《大后方》的创作者们意识到,现代战争既是物的较量,更是人的较量。因此出现在镜头中的,更多是劳作于田间的农民,手工打造轰炸机场和滇缅公路的民工,制造枪炮的工人,救护伤员的医生、抢运物资的华侨机工、运输油料的船工、在大轰炸苦中求乐的百姓等等,正是由他们,支撑了抗战的胜利。

在每一集中,编导们特意还原了一系列鲜活丰富的历史人物:未雨绸缪建言大后方建设的蒋百里,指挥东部工业西迁的林继庸,守护重庆空防的蒋逵,建立战时医疗系统的林可胜,领导制造出三分之二自产武器的李承干,在玉门开采石油的翁文灏家族等等,这些名字于今天的多数人或许已经陌生,但他们是那个时代的中国脊梁。

年度最“有料”抗战纪录片

这是一部洗劫了美国国会图书馆和美国国家档案馆影像资料的纪录片!

支撑一部纪录片的血肉,是一手的素材。抗战期间的影像资料本来就极少,关于后方的资料更难寻觅。

在三年的拍摄期内,摄制组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资料的采集,足迹除中国大陆外,还赴台湾、香港以及美国、英国、日本等地,从机构和个人手里搜寻素材。包括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和国会图书馆“打捞”出的大量珍贵影像和图片素材,赴台湾中央研究院调取历史人物稀有录音资料,赴香港找寻拍摄宋庆龄在保盟会的工作旧址等。

这部12集纪录片时长共6小时,但仅准备的历史视频素材共计830余部,时间总长度在276小时。其中包括独家获得或首次发现的视频素材29部, 如关于淞沪抗战、滇缅输油管道、滇缅公路运输、中国民间生活纪实等的珍稀资料。

基于大量珍贵素材完成的《大后方》,据一位提前看到样片的纪录片专家说,有望成为今年抗战题材中“最有料”的纪录片。

全球采集权威观点

这是一部有学术“顔值”极高的纪录片!

为了从历史的纵深和全球的视野挖掘“大后方”,保证立论和史料的有据与权威。摄制组总共采访了历史亲历者和学者等97人,几乎囊括了国际国内一流的抗战史专家。

出现在《大后方》里的受访名单里的,是一个堪称豪华的学者阵容:原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傅高义、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艾伦。麦克法兰、 剑桥大学东亚研究院教授方德万、牛津大学中国抗日战争研究中心主任米德,日本学者前田哲男,以及两岸的著名历史学者齐锡生、杨天石、陈永发、刘士永、李君山、王建朗、章百家、周勇等等。

集聚全球研究成果与素材史料来呈现的新视野下的“四万万人民”,按《大后方》总制片人徐蓓的描述,是“内敛的,深沉的,有节制的,不断在积蓄着力量”,这种气质,正与当时“大后方”在抗战格局中的状态相吻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