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史海钩沉

康熙、乾隆都死于雾霾?老百姓还活不活了

澳门镜湖医院心脏内科医生谭健锹出了本书,指出康熙、乾隆等多位清帝都可能死于雾霾。笔者虽然不太懂中医,不过也希望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明,这种说法的可信度有多大。

作者:额尔瑾

最近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报道,澳门镜湖医院心脏内科医生谭健锹出了本书,指出康熙、乾隆等多位清帝都可能死于雾霾。笔者虽然不太懂中医,不过也希望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明,这种说法的可信度有多大。

明清时期的空气确实不怎么样,空气污染也比较严重,这与当时城市化发展以及人口密度高度集中不无关系。加上古代华北地区大多选择烧炭取暖,加重了当时空气环境的污染。但使用煤炭取暖并非始于明清时期。考古发现,最早用煤炭作为燃料的遗址,是在1988年发掘的位于位于陕西神木县敖包梁段秦长城,城垣夯层中夹杂有煤炭灰和未烧完的煤渣,修筑时间为秦昭王在位期间,约当公元前295-前251年,也就是说我国明确可考察的煤炭使用时间至少有2200年。宋代时,煤炭开始大规模地被使用,以都城开封为最盛。如果仅仅是烧炭一个途径就能造成空气污染的话,估计宋朝的诸位皇帝基本都死于雾霾了。

当时,煤炭的使用对于生态环境还有一定的改良作用,因为煤炭用量增大势必会影响使用薪柴的数量,也减轻了植被的压力。据记载,明末皇宫中每年要消耗木柴约2600万余斤,红螺炭约1200万余斤;这一数字到了清初,宫中用薪柴量减少为每年木柴约800万斤,红箩炭约100万斤。(《石渠余记》卷一清·王庆云)皇宫中尚且如此,下层百姓对于木柴的需求就更多地被煤炭取代了,清朝前期使用煤炭的量在10万吨左右,这些煤炭却可以抵80万吨的薪柴数量。

当然光凭借煤炭不能完全缓解森林覆盖率低下的现实,并且煤炭对生态环境也造成了一定的破坏,比如燃烧时产生的污染物,以及采煤过程中影响地下水位从而影响了河流水源。对于燃烧后的煤渣古人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堆着,久而久之对城市的环境造成非常严重的污染。但是,这些污染是否能影响长居深宫中的皇帝呢?

要知道,不管是康熙还是乾隆并不是每天都住在紫禁城里的,他们会时常去皇家园林或者是避暑山庄里消遣与办公。特别是乾隆,对于园林和享乐的追求是空前的,他又怎么会让自己在一个污染的环境下生活呢?

北京地处冀北,春秋多风沙而夏季干燥炎热。相对而言,北京西北郊地理条件就优越了许多,气候也相对清凉。特别是玉泉山附近的泉水丰沛,一直是京城重要的水源地。清代帝王严禁在此处从事农业活动,只作为园林开发。清代发展到中期城市人口密集,用水比较紧缺,但西北郊一代水源仍然相对充沛。可惜的是,北京这边受到气候的限制,加之水田面积的一再扩大,西郊水系的治理问题已经摆到了乾隆皇帝的面前。基于这些问题,乾隆十五年(1750年)开始,万寿山清漪园大规模进行开发建设,这项工程对北京城市的生态环境影响非常重大。

乾隆十五年(1750年)三月十三日,乾隆下诏改西湖为昆明湖,进一步开展了扩建工程。经过整治后,昆明湖的蓄水能力大大提高,不仅保障了西北郊农业生产,也通过调整运河水量、控制水速等手段保证了漕运的发展。最关键的是,降低流速使上游积攒的泥沙充分沉淀,保证“清流”的作用。

昆明湖拓宽后,仍然延续西湖当年的风貌,于湖水沿岸增值柳树,湖中大面积种植荷花。此外,结合当地江南水乡般的自然风貌,昆明湖中多以菰、蒲之类的水生植物,湖边还开辟了大片的农田,突出了田园生态的景观效果。加上覆草植卉、泉石交错,万寿山的绿化彻底改变了昆明湖周边的生态环境,将清漪园与西郊皇家园林连成了北京城的绿化带,从宏观上影响和改善了北京的城市生态系统。

也就是说,乾隆皇帝为了生态环境是花了力气的,即便是北京城内的污染严重,他也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自己有一个可以享受清新空气与养生的园林,单单一个清漪园就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更不要提举世闻名的圆明园了。

当然,皇帝也是人,也得呼吸,不能说到了园子里才呼吸回到紫禁城就不呼吸了。在有雾霾但是皇帝本人又不在园子里的日子中,皇帝必不可少会吸到霾,但是此“霾”是否等同于今天我们吸的雾霾呢?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关于霾最早的解释,在许慎的《说文解字》是这样说的:“从雨,狸声。”也就是说,霾最初的含义是跟“雨”有关的。作为一种天气现象,“霾”在《尔雅·释天》中被描述为“风而雨土为霾。”此时的霾跟空气污染的关系不大,有时“霾”甚至可以作为“埋”的通假字来使用,引申为埋没。作为一种极端天气,《晋书·天文志中》中对“霾”进行了比较具体、详尽的描写:“凡天地四方昏蒙若下尘,十日五日已上,或一月,或一时,雨不沾衣而有土,名曰霾。”可见,我们现在理解上的沙尘暴在古代也是“霾”的一种解释。此后的一些正史记录中基本上都有关于“霾”这种特殊天气的详细记载。

在大多数的历史记载中,“霾”多指空气中悬浮大量的尘沙等微粒而形成的浑浊现象。《新唐书·五行志二》中记载唐天复三年二月“雨土,天地昏霾”;《宋史·五行志五》记载宋淳熙五年“四月丁丑,尘霾昼晦,日无光,雨土”;《明武宗实录》卷22记载明正德二年“癸酉申刻,大风起,黄尘四塞,随雨土霾。”这些记载无不证明,“霾”在古代记载中与尘土风雨关系密切。

除了尘土还有水汽雾形成的“霾”,这种跟今日我们所见到的雾霾就有几分相似了。古代很多诗人对雾霾都有详细的描述,如唐代王镕在《哭赵州和尚二首》中说到“碧落雾霾松岭月”;明代蒋山卿在《送林以乘赴任江西佥宪》讲到“氛雾昏霾久”。但是这种天气现象,可以理解为在降雨过程中弥漫的水汽雾与霾的混合体。由于古代的认知限制,区别雾和霾很难实现,因此有时容易将“霾”与“雾”弄混。

虽然尘土对人体并无益处,但是相对于今天雾霾的成分来说,危害显然小了许多。今天的雾霾有因为工业化的发展产生的工业废气成分,或者其他复杂的原因,与古代的雾霾差别肯定是巨大的。

很多人觉得,古代人的医疗技术不发达,很有可能康熙、乾隆的抵抗力低下所以健康情况容易被空气污染影响。这种想法放在普通百姓身上还勉强能接受,放在以天下养的皇帝身上,是不是太可笑了?

对于康熙的死因众说纷纭,在《清圣祖实录》中只是短短记载了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上不豫。自南苑回驻畅春园”仅仅几天后便“上崩于寝宫”。《永宪录》中,也记载了康熙在十一月初七从南苑回到畅春园,次日有病。他还传旨说:“偶感风寒。本日即透汗。自初十至十五日静养斋戒,一应奏章,不必启奏。”从抱恙到驾崩仅仅六天的时间,加上康熙之前仅说了自己是“偶感风寒”,于是后人便将“康熙之死”按在了四爷雍正的身上,认为是他毒死了康熙。当然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不是说没有但并不绝对,虽然康熙帝得的风寒只是小病,但是当时他刚刚从南苑打猎回来,晚年众皇子争夺皇位搞得老皇帝心情郁闷,岁数也大了,正常死亡的可能性并非没有。然而这从另一方面证实,即便是已经年近七十,康熙皇帝仍然会去南苑狩猎,并且从始至终没有提到那几天的天气如何。

如果觉得康熙一个人的例子不够,不如我们再来看看乾隆是如何养生的。众所周知,乾隆可谓是长寿皇帝,80多岁的高龄就是放在今天也算是高寿啊,网络上和朋友圈到处都充斥着乾隆的养生秘诀。对于乾隆之死,太医院的脉案上记载并不详细,只有短短一句话:“涂景云、沙惟一、钱景请得太上皇圣脉散大,原系年老气虚,屡进参莲饮无效。”简单说就是老死的。但是对于平常乾隆的进补,我们查阅脉案却可以作为佐证:

乾隆四十一年二月十九日起,至八月十四日,合上用八珍糕四次,用过二等人参八钱。

五十二年十二月初九日起,至五十三年十二月初三日,合上用八珍糕九次,用过四等。

乾隆五十三年二月初八日起,至十月十八日,合上用温中理气丸四料,用过四等人参四两。

乾隆平常进补的这些东西无不是养脾胃、防邪气的好药。加上乾隆注重保养,喜好人参,所以说,乾隆的体质不知道要比现如今的所谓“养生专家”好到哪里去。

综上所述,古代没有工业污染的雾霾,是否能杀死经常锻炼身体、进补滋养,甚至建造园林来改善环境的皇帝,实在是值得商榷啊!如果雾霾真是康熙、乾隆的死因,那么没有补品、没有园林的老百姓还活不活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