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史海钩沉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重印发行

纳粹头子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在德国被禁70年后,将于8日再次上市销售,与德国民众见面。通过这本书的出版及其引发的争议,也能看到现代德国如何对待历史,如何看待希特勒这一历史人物。 

记者:冯玉婧

封印解除,它又回来了。

纳粹头子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在德国被禁70年后,将于8日再次上市销售,与德国民众见面。不过这一次,出版的是《我的奋斗》注释版,增加了大量批判性评论。

注释版《我的奋斗》出版一事在德国引发激烈争议,支持者主张借此戳穿希特勒的政治谎言,而反对者则担心“潘多拉的盒子”或被打开,希特勒宣扬的极端思想可能死灰复燃。

而通过这本书的出版及其引发的争议,也能看到现代德国如何对待历史,如何看待希特勒这一历史人物。

曾经遭禁

历史学家诺曼·卡曾斯指出,《我的奋斗》里每一个字,使125人丧失了生命;每一页,使4700人丧失了生命;每一章,平均使120万人丧失了生命。

这本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书”自1945年后在德国被禁止再版。二战后,同盟国将希特勒文稿的所有权转交给了巴伐利亚州政府,因为希特勒死亡之前的登记住址一直在该州首府慕尼黑。

《我的奋斗》以希特勒个人传记为主要线索,讲述了希特勒的生活经历及其世界观,最核心的思想为宣扬德国与奥地利合并及反犹太主义。在纳粹德国战败后,此书因宣扬纳粹主义思想,在不少国家的出版发行都受到法律制约。

作为纳粹出版社的合法继承人,德国巴伐利亚州财政部继承《我的奋斗》版权后,一直致力阻止该书再版,并且屡获成功。

巴伐利亚州政府的目标非常明确,即通过各种手段防止出版含有纳粹思想的著作。州政府认为,在这个激进右翼思想和反犹太主义倾向再次回归社会的时代,德国尤其要阻止《我的奋斗》的传播。

回归书架

然而,由于版权法的规定,巴伐利亚州不可能永远拥有希特勒著作的版权,《我的奋斗》终有封印解除的时候。

根据相关法规,在作者去世70年之后,版权就会自然失效。也就是说,《我的奋斗》自希特勒在1945年自杀之后的第70年,即2015年12月31日之后,其版权将获得自由。

面对这一局面,德国政府提前谋划,一是认定在德国出版《我的奋斗》原版违法,触犯了有关禁止煽动民众的法律条款;二是位于巴伐利亚州的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早早开始了准备,计划在版权失效时推出一套科学批判版的《我的奋斗》,以避免版权滥用以及过度商业化。

从1月8日起,由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编辑的、含有注释的《我的奋斗》完整版将上市销售。此书约2000页,几乎是原版的两倍厚度,售价59欧元。在全部3500多条注释中,德国历史学家试图戳穿《我的奋斗》所宣扬的极端思想,逐一批驳希特勒的政治宣传。

至于为何要出版注释版《我的奋斗》,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表示,“这样做得目的是为了深入解构希特勒和他的政治宣传,由此消灭这本书一直有效的象征力量。通过这种方式还可以抵制《我的奋斗》被用来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和被商业化的途径”。

是利?是弊?

当前,德国各联邦州司法部长只为注释版《我的奋斗》开放绿灯,原版在德国的出版依然被禁止。他们认为,虽然书的版权到期,但是内容违法,煽动民众属于刑事犯罪行为。但是为书增添了学术注解,也就没有了反对发行的理由。

有德媒表示,新书对希特勒煽动性的语言持批判性态度,添加的注释使读者能够区分煽动性文字,预计新版会引起德国读者的阅读兴趣,因为该书在德国家喻户晓,但是有多少人读过却无人知晓。

德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娜·万卡甚至要求在中学课堂上用注释版《我的奋斗》当教材。她认为,评论版旨在“协助政治教育,因此有关内容写得深入浅出”。此外,德国教师协会最近也作出了类似表态。

虽然注释版本似乎为《我的奋斗》加上了另外一道封印,但再版一事依然在德国引发激烈争议,不少人担心此举可能煽动民族矛盾。

慕尼黑和上巴伐利亚的犹太社区主席夏洛特·克诺布洛赫表示,她虽然可以理解人们对注释版本的学术兴趣,但“这本书就像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应永远被关在历史的毒药柜子里。”

“你不能预测这些文字的作用。有些人可能会再次把希特勒的话当真,”她说。

德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娜·万卡甚至要求在中学课堂上用注释版《我的奋斗》当教材。她认为,评论版旨在“协助政治教育,因此有关内容写得深入浅出”。此外,德国教师协会最近也作出了类似表态。

虽然注释版本似乎为《我的奋斗》加上了另外一道封印,但再版一事依然在德国引发激烈争议,不少人担心此举可能煽动民族矛盾。

慕尼黑和上巴伐利亚的犹太社区主席夏洛特·克诺布洛赫表示,她虽然可以理解人们对注释版本的学术兴趣,但“这本书就像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应永远被关在历史的毒药柜子里。”

“你不能预测这些文字的作用。有些人可能会再次把希特勒的话当真,”她说。

而在这场沸沸扬扬的舆论争议中,德国民众的态度尤其值得关注和思考,因为这反映出现代德国如何对待过往历史。

舆观调查公司近期在德国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51%的受访德国人反对继续禁止此书出版。德国NTV电视台的一项调查同样显示,53%的受访者选择支持“这本书在今天不再具有70年前的意义,再版是没有问题的”的说法。还有30%的受访者认为,“有历史学家注解的版本是没问题的”。

对于德国教师协会希望在课堂使用注释版《我的奋斗》,德国帕骚大学历史教授岑普芬尼格在接受德国电台采访时表示:“只有教育才能有效对抗任何形式的错误思想。当人们需要使用武力或警察时,已为时过晚。人们要先从思考开始,要了解这种思想,对此没有比学校更好的地方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