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史海钩沉

“一条鞭法”实施之后:严州府的差役费

在张居正一条鞭法实施前,明朝政府使用的官差、兵差等,按照政策要求由民户子弟服役,不准花钱代役。嘉靖年间,一条鞭法推行,有钱人开始有福了,可以将差役折成银两缴给政府,于是有钱人免役了。

文/黄亚明

《金瓶梅》第九十二回,西门庆死后,陈经济缺了约束,娶窑姐回家,度用不够,就敲诈已改嫁李衙内的孟玉楼。孟玉楼也不是善茬,将计就计,约定半夜在府衙后墙交付“库内拿的二百两赃罚银子”。谁料埋伏了一批差役,现场人赃俱获,陈经济偷鸡不着,反被收监。此事发生在严州府,府衙有个徐知府。徐知府对陈经济如何判罚姑且不论,专说府衙里围绕老徐打转的一大帮子公人,计有李通判之类官员、库人(国库管理员)、皂隶(衙门差役)、狱卒、快手(专管缉捕的差役)等等官差、兵差。这些属官和衙吏,是要发人头工资的。

在张居正一条鞭法实施前,明朝政府使用的官差、兵差等,按照政策要求由民户子弟服役,不准花钱代役。这其中包括公堂上听从使唤的直厅皂隶,负责官员饮食起居的跟随或服侍皂隶,还有狱卒、门子、斗级(粮仓管理员),运送税粮的解户,征收商税的巡栏,给机关和学校做饭的斋夫、膳夫,维稳的弓兵、民壮(类似今日武警和民兵),服务于驿站的马夫、水夫、铺兵等。嘉靖年间,一条鞭法推行,有钱人开始有福了,可以将差役折成银两缴给政府,于是有钱人免役了。

政府收取的差役费数额多大?举几个例子。保安州属于北直隶,人口少,很差钱,万历十二年官差、兵差费银907.315两。据《保安州乡土志》,万历六年保安州有772户6445人,万历十三年有996户4628人,人口总体呈下降趋势,姑且估测万历十二年人口在5000人左右,则官差、兵差人均费银0 。2两左右。再看崇祯年间,广平府永年县的均徭役费8582两,民壮役费5054两,驿传役费16986两,合计30622两。《明史》记载,崇祯之前的万历六年,广平府有31420户264898人,考虑到崇祯当政时期大旱不断、瘟疫暴发、内忧外患,以至十室九空,姑且测算为13万人左右。广平府下辖9县,因永年县为府治所在地,相对其他各县人口更密集,估计为2万人,则人均官差、兵差费银1.5两。万历时期广平府成安县的均徭役费是8247两,民壮役费1289两,驿传役费2733两,合计12269两,人均官差、兵差费银亦达1两(资料来自崇祯《永年县志》、万历《成安邑乘》等)。

对比一下万历十二年保安州部分差役每年领取的工食银,库役才14.4两,禁卒才7.1两。有人估算明朝1两银子折合今天200-600元人民币,即使以最低200元计算,那么无论是万历还是崇祯年间,百姓负担的差役费实在不低。而且,相当多数贫民,根本无法以银代役,只能直接上岗,免费为政府服务。如果加上该部分成本,则明朝百姓负担的差役费用沉重得让人心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