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八卦

108期:嫪毐之乱是怎么发生的

对于吕不韦而言,他的命运实际上并不能自我主张。在庄襄王时代,吕不韦的命运取决于庄襄王是否真的肯与他分国而共之;在嬴政主政之前,则取决于他与一个女人的关系:庄襄王的王后、嬴政的母后、自己曾经的女人——赵姬。

在嬴政正式主政前,赵姬以太后的身份,实际上行使着最终的否决权。王子年幼,母后当政,在春秋战国时代并不是没有先例可循。只是,既然是吕不韦为相国,又有仲父的身份,赵姬乐得把大权交给吕不韦去执掌。赵姬本来就是吕不韦的女人,只是为了一桩大生意,把她送给了庄襄王而已。当庄襄王驾崩,独守空房的赵姬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龄,加上当初异人当着吕不韦的面对赵姬提出非分之想时,吕不韦还生气了,说明吕不韦还是很在乎赵姬的,如今庄襄王不再是两个人中间的障碍,重燃旧情也就在所难免。更何况,吕不韦现在成了赵姬的臣下,只要赵姬想燃烧旧情,吕不韦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样,秦的最高政权和“性”发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聪明的吕不韦,自然很快就会明白,自己和赵姬的情人关系,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为一个定时炸弹:因为他俩中间还夹着一个嬴政呢,嬴政在一天天长大,这个少年很快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且,他将在冠礼之后发号施令,他最无法容忍的恐怕就是母后与大臣的私通而带来的对王室和自己的羞辱。于是,如果说两人的重燃旧情一开始对吕不韦还是个保护伞的话,那么,这段孽缘很快就要带来灭顶之灾。

在吕不韦骑虎难下的时候,一个新的角色出现了,他暂时成了吕不韦的解围者,但最终他会将吕不韦送进火坑,这个人就是嫪毐。

嫪毐以性能力极强而著称,他甚至可以做到“其阴关桐轮而行”(《史记·吕不韦列传》),一般人恐怕在这点上无法望其项背。吕不韦精明的商人本性又显露了,他的想法很简单:赵姬对自己索爱无度,只要给自己找个替身,赵姬能得其所欲,自己也能金蝉脱壳,而嫪毐也可以吃上软饭从此荣华富贵,这是三全其美的好事。

吕不韦惟独没有把感情因素算计进去,他两度把赵姬推给了别的男人,都把感情抛到了一边,这可以说是政治家的能忍,也可以说是政治家的残忍。

接下来是如何进贡嫪毐的问题了,这只是技术性问题,对于能把一个身在异国他乡的落魄公子运作成王储最后成功做上君王的人来说,这点事情实在是小事一桩。先是让嫪毐有机会表演自己的“绝活”,有意无意让太后知道,激发太后的“性趣”,事实证明,太后果然有了把嫪毐据为己有的欲望。吕不韦接下来耍了一个小聪明,安排人状告嫪毐,让他被判处腐刑,实际上却不行宫刑,还把嫪毐的胡子眉毛全拔了,混在宦者之中,来伺候太后。这下,嫪毐就以合法的身份成了太后的解闷工具,也许由于其超乎常人的性能力,太后果然“绝爱之”。

太后之爱嫪毐,除了性爱的成分外,吕不韦的决绝似乎也是一种催化剂。赵姬两次被吕不韦推给别的男人,其心胸再宽广也难免会伤心痛楚,嫪毐以一个奴才的忠心满足她的一切欲望,日子久了,自然会生出爱意。

吕不韦日后发现,当初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他把自己与赵姬的“性”角色推给了嫪毐,同时把权力的重心也转移到了嫪毐的身上,这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嫪毐和太后的关系日益升温,太后甚至生下了嫪毐的孩子,一连生了两个。为了掩人耳目,太后佯装请人占卜,说是为了避灾,需要移居雍城。雍城是秦的故都,离咸阳三百里之遥,嫪毐作为贴身跟班,正好与太后在雍都乐得逍遥,结果,“赏赐甚厚,事皆决于嫪毐。嫪毐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嫪毐舍人千余人”(司马迁《史记·吕不韦列传》)。

以往,太后对朝廷大事做最后裁决,往往听相国吕不韦的意见,而如今,“事皆决于嫪毐”,吕不韦的角色被置换了。

一个吃软饭的面首,为何能发展到如此势力?这说明,当时秦的大权由太后掌握,即便众臣知道太后私爱嫪毐,也无法对此置喙。在春秋战国时代,太后秽乱后宫的事情并不鲜见,兄妹乱伦的孽缘都发生过,而赵姬作为实质上的最高掌权者,有一个嫪毐,和一个国王宠爱一个后妃并无根本性的差别。更何况,两人的关系在暗地里进行,已经回避了众人的自尊心。

只是,当赵姬为嫪毐生下孩子时,性质发生了变化。嫪毐的野心也随着权势的扩大,开始极度膨胀。当然,嫪毐一个吃软饭的人最终铤而走险,也有逼上梁山的成分在。试想想:两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根本就是非法产物,一旦事情败露,全家老小都会没命,不为他们谋一个将来,实在是无法入睡的。

于是,吕不韦、赵姬和嫪毐的关系,如今牵扯到了嬴政的身上,赵姬如何处理和这三个男人的关系,成了一个难题。

赵姬感情的重心从吕不韦移到嫪毐身上,这是自然而然的,吕不韦自己也难辞其咎。嬴政是自己的亲骨肉,与嬴政同母异父的两个孩子,也是自己的亲骨肉。二者之间,如何权衡?

嫪毐与太后谋划的结果是,既不伤害嬴政,也给两个孽种许以前程:“王即薨,以子为后。”(司马迁《史记·吕不韦列传》)

即便这样,也是一个阴谋。

在太后的庇护下,嫪毐的权势如日中天。在嬴政即位大典的前一年,嫪毐被封为长信侯,宫室车马衣服苑囿驰猎可以肆意享受,又把河西太原郡作为毐国。嫪毐封侯享国,俨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真有点鸡犬升天的味道。殊不知,太原郡可是在吕不韦主政时,秦军将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啊。吕不韦看到这个结果,不知该做何感慨。

显然,嫪毐集团的势力已经远在吕不韦集团之上,这在当时的国际社会都已经成为公开的信号,甚至影响到他国的外交决策。在《战国策·魏策》中记载,当时秦军攻打魏国,有人向魏王献计说,秦国上下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跟着嫪毐还是跟着吕不韦走呢?我们不妨割地以赂秦,给嫪毐建立功劳的机会,顺着嫪毐的意思去做,这样,太后就会对魏国亲善,魏国自然得以保全。

国际社会都知道,让嫪毐的势力压过吕不韦,秦国只会内乱自削,而吕不韦如果得势,秦军的烽火很快就要燃向六国,权衡利弊,嫪毐竟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

嫪毐的野心最终超出了与太后所约定的极限,他要对嬴政动手了。公元前238年,嬴政从咸阳来到雍都蕲年宫举行了成年仪式“冠礼”,这也是宣告自己正式即位的大典,嬴政佩上了象征着嬴氏家族最高权力的王者之剑。

随着嬴政的到来,嫪毐的阴谋败露,他擅自盗用秦王御玺和太后玺,调集县里的守卫之卒、官骑,纠集戎翟势力和自己门下的宾客,准备向蕲年宫发起攻击。嬴政下令相国昌平君、昌文君发起反击,平息叛乱的战斗在咸阳打响,嫪毐兵败逃亡,嬴政下令举国悬赏:活捉嫪毐,赐钱百万;杀掉嫪毐,赏钱五十万。最终,嫪毐被灭门灭宗,两个无辜的孩子被杀死,与叛乱相牵连的四千余家门客被流放蜀地。

在嫪毐叛乱的时候,吕不韦在做什么?历史记载阙如,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刚刚接过玉玺的嬴政,此时信任的天平倾斜于嬴姓宗室的昌平君、昌文君,而不在仲父的身上。因为,嫪毐之乱,根源就在吕不韦,是他把嫪毐进贡给了太后。

嫪毐,威胁着嬴政的王位甚至生命,已经被五马分尸。

太后,九年来是事实上的君王,因了宫廷丑闻和牵连于叛乱,被嬴政打入雍城的冷宫。

剩下的最有政治影响力的权势人物,就是仲父吕不韦了。把吕不韦修理好了,嬴政就能轻而易举地在朝廷上发号施令了。

吕不韦伏罪该杀,嬴政也有杀仲父之意,只是,他的功劳实在太大,先王对他也尊重有加,加上朝廷上下为他说情的人实在太多,嬴政也不想一上台就犯众怒,也就只好缓走一步,留下吕不韦一条老命。

我们再大胆猜想一下:嬴政是否听说过“以吕易嬴”的传言?在处置吕不韦的时候,他会不会考虑到这种因素?

嫪毐叛乱次年,吕不韦被罢相。在嫪毐这件事情上,吕不韦彻底失算了,这是一个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案例。

现在,嬴政彻底扫清了权力道路上的障碍。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要独步于天下了。

  文章摘自《秦皇汉武的奋斗》 作者:李勇强 出版社:中华书局 ,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