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八卦

92期:百万白人曾被贩卖为奴

百万白人曾被贩卖为奴

提起奴隶,人们通常想到的是几百年前被贩卖到美洲的数以百万计的非洲黑奴。但美国一位历史学家的观点却与众不同,他在对现有史料记载进行研究后提出:奴隶贩卖史上至少曾有过100万白人奴隶。

戴维斯在自己的新书《基督徒奴隶、穆斯林奴隶主:1500年-1800年间地中海、北非伊斯兰教地区及意大利的白奴制度》中计算出了一个大概数目:这几百年间,总共约有100万到125万欧洲人被海盗虏获,贩运到北部非洲国家卖苦力。

历史上奴隶贸易持续长达400年,有1000万至1200万非洲黑人奴隶被贩卖到美洲,戴维斯称,100万这个数字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这些穆斯林海盗每年诱拐数千名白种人基督徒,强制他们在北非地区(今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等国家)像奴隶般地干各种劳累活”。美国历史学家、俄亥俄州大学教授罗伯特-戴维斯说,“任何一个在地中海旅游,或者生活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沿岸,甚至是远到英格兰和冰岛的人,都有被海盗捕获的危险。特别是意大利沿海城镇,由于被多次抢掠,许多沿海村庄的人口急剧减少。”

戴维斯推测,在1530-1780年间,大约有100-125万白种人被奴役。“95%的奴隶是男性,他们常常被驱使充当海盗船的划手,除此之外,还从事采石、建筑、伐木等艰苦体力活。”

由于缺乏书面记录,历史学家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来计算那些在巴巴里北非海岸被奴役的白种人基督徒的总数。戴维斯利用那些可以反映出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奴隶人数状况的现存最佳历史记录,以此来估计有多少新的奴隶取代那些死亡的、逃跑的或者被赎回的奴隶。

研究结果显示,每年大约需要有四分之一的奴隶被取代,这样才能保持奴隶数量的稳定性,这就意味着每年大约有8500名新的奴隶被捕获,从而可以推测,在1530-1780年间,有100-125万的奴隶被捕获。

戴维斯说,“一直以来,公众及许多学者认为奴隶身份是某一种族的本性,但这种观点并不正确。我们不能认为‘奴役’行为只能是白种人才能对黑种人所做的事。”

在史学研究过程中,像这类北非奴役史实常常被忽视,因为研究学者往往认为欧洲人是“邪恶的殖民主义者”,而不是可怜的受害者。事实上,像法国和西班牙这些深受奴役之害的国家是在后来才开始在北非地区进行拓殖的。

美国国父华盛顿曾役使白奴

据英国媒体2007年披露,1775年4月,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两天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城镇登出一则广告,悬赏捉拿10个逃亡奴隶。其中两个是“尼格罗奴隶”,即黑人奴隶;另外8个是白人奴隶,其中包括来自苏格兰的中年制砖匠威廉·韦伯斯特和20岁的托马斯·皮尔斯(一位来自布里斯托尔的木工)。而悬赏追捕他们的人,则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

华盛顿是美国的国父,是独立、民主、自由的象征,他同时又是奴隶主。现代人很难把这两个看似冲突的形象拼贴在一起,然而这两面都是真实的,甚至可以说是密不可分的。华盛顿在独立战争期间担任大陆军总司令,他在长达7年的战争期间拒绝领取任何薪水,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正是因为他本人就是大奴隶主,也没有把自由平等的原则应用到自家的白人奴隶和黑人奴隶身上。

北美白人契约奴的历史,和整个北美殖民地的历史同样长远。1607年5月,伦敦公司遣送首批移民到达北美洲,建起了詹姆斯城。首批移民105人,其中就包括白人契约奴。白人契约奴的大规模输入,则是几十年后的事。最初,欧洲人把劳动力的来源寄希望于北美洲的土著印第安人。他们曾想尽一切办法捕捉印第安人为奴。但印第安人的故乡就是美洲,他们被抓后很容易逃亡。另一方面,印第安人的总人口也极其有限,远远不能满足日益扩大的殖民地的需求。这样,欧洲殖民者又把目光转到了白人身上。据北美殖民地官方1680年估计,运往北美洲的白人契约奴每年约有1万人。17世纪时,契约奴成为北美殖民地最常见的奴隶,他们约占全部移民人口的一半。

白人“契约奴”的来源有四个:

一是无力偿还债务的人。负债无力偿还的人,只好和债主签约,称甘愿做工抵偿,若干年内任凭遣唤。

二是想到北美洲而缺乏路费的。许多贫苦移民,为了筹集旅费,往往为了一张横渡大西洋的船票,卖身为奴,成为所谓“自愿契约人”。

三是受殖民政府拐骗的移民。殖民者编造了美洲如何如何富庶的神话,诱使大量的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法兰西人、德意志人、荷兰人、犹太人和瑞典人移居美洲,其中以英格兰人为数最多。他们中缺乏自卫能力的人,如体弱的乞丐和儿童,常常被逼迫或诱骗成为奴隶。

四是英国的罪犯,这是白人契约奴最大的来源。

黑人买卖黑人

人性中的罪恶是不分国界与种族的。令人发指的是,很多黑人也参与贩卖自己的同胞,从中获利。自有黑奴贸易,非洲黑人便参与其中。

由于阿拉伯人在非洲推行阿拉伯化,黑人国王和王公们在当时就接受了伊斯兰教,他们和阿拉伯人合作,经营人口货物的输出。他们抓捕自己的同胞,卖给奴隶贩子。非洲境内著名的卢姆波拉黑奴交易市场,卖主多数都是黑人。

据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里的记载,当英国人决定废除奴隶贸易时,非洲的一些酋长竟公开表示反对。因为他们用一个强壮的奴隶可换得20到30英镑。当人们要一位酋长停止这种贸易时,他说:“什么!猫能停止抓老鼠吗?哪个猫不愿嘴里叼着老鼠死去?我要嘴里叼着奴隶死。”非洲经纪人曾从这种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他们竭力反对所有废除黑奴贸易的建设。

黑人买卖黑人这样一个历史事实,至今仍困扰着许多被卖到美洲来的黑奴后代。他们能够接受白人奴隶主奴役了他们祖先的事实。但是,他们从感情上不愿意接受 “黑人兄弟”也是制造这种悲剧的主力,其原因同样是贪欲。

直到非洲各国独立后,西非海岸才算洗去了“奴隶海岸”这一耻辱的称呼。然而,当时光迈进21世纪的时候,这里仍存在着贩卖黑童奴的现象,主谋依然是黑人。

2001年3月,加蓬警方接获密报,一艘从贝宁利伯维尔港出发的货船埃蒂雷诺号载有200多名黑童奴,他们将此事通报贝宁当局,并拒绝埃蒂雷诺号靠岸。于是这艘船掉头前往喀麦隆,然而喀麦隆警方也早已接获密报,当他们登船检查时,果然发现了有200多名孩子,密密麻麻地挤在充满便溺味、呕吐物味以及体臭味的货物舱里,很多生病的孩子倒在地上不断呻吟。尽管警方非常同情这些孩子,但他们只能将这艘奴隶船驱逐。随后,这艘备受国际媒体关注的船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中长达半月。2001年4月17日,当它终于出现在贝宁港口时,人们发现船上除了船员,只剩下了7个孩子。他们要么已经在某个不知名的港口被卖掉了,要么就被奴隶贩子杀人灭口,抛尸大海。一时间,全球媒体哗然。事后警方调查证明,埃蒂雷诺号的船长是尼日利亚人,曾经有过贩卖童奴的前科,而这艘童奴船的幕后老板,则是赫赫有名的贝宁大商人斯坦尼斯拉斯·阿巴丹。

本文综合《环球视野》、《青年参考》和《新历史》杂志,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