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荒岛突围,纪录片《我的诗篇》改变观影生态

新浪文化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6月5日,中国的艺术电影市场将经历一次大事件:在150个城市的电影院同时放映一部以诗歌为主题的纪录电影《我的诗篇》。而这意味着:尽管暂且没有获得影院排片的机会,通过互联网众筹的方式,中国的艺术电影仍有可能被大规模的公映,这样的公映方式极具启示意义。

此次活动的主办方除电影《我的诗篇》的出品方大象纪录之外,还有在亚洲拥有600多座加盟图书馆的“荒岛图书馆”。“荒岛图书馆”分布在社区,咖啡馆,青年旅舍,艺术空间等等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原本具有深厚的社群基础,在每个城市传播“读书”、“爱书”、“共享”的理念,把本地喜爱阅读,关注时尚文化,有趣会玩的人聚集在一起。

此次,其利用各种宣传渠道,号召“岛主”和“岛民”加入到这场活动中来,成为众筹观影的发起者,并赠送荣获“华文十大好书”奖的电影同名诗集《我的诗篇》,很快将活动引向燃点,众筹活动顺利展开。

《我的诗篇》在2015年一年间斩获几乎全部国内的纪录片大奖奖项,出品方大象纪录又创造并推进了“百城众筹观影”这样一种互联网模式,努力让这部为许多人期待看到的电影走进影院,目前已经在全国放映了300余场,观影人数达3万余人。虽然这些数据暂且无法与商业大片相比,但《我的诗篇》正在成为国内放映次数最多的社会纪实影片。随着众筹成功经验的积累,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社群平台,凝聚了一大批散布在中国、有情怀和行动力的众筹发起人和观影者,一点点摸索出一条适合艺术电影的宣发新路。依靠网络社群的力量,他们义务帮助《百鸟朝凤》等艺术水平上乘却一度不叫座的电影在零排片的城市里上映,让更多观众走进影院,令电影找到知音。下一步,这个众筹观影平台还准备发起并帮助其他优秀艺术电影走进影院。

针对前段时间被热炒的《百鸟朝凤》制片人下跪事件,《我的诗篇》导演吴飞跃说:“我们感同身受,只是我们跪不下去,我们选择以众筹观影的方式突围。”而《我的诗篇》制片人蔡庆增则表示:“虽说票房还是听市场的,但现在的市场是一种大工业模式,无视单个用户的个性需求;以大众绑架小众,进而侵占小众的生长空间。互联网给了我们革新改进这种粗犷的市场机制的有力武器。”

电影原本是思想启蒙、改变和拓展人类经验的艺术形式,而在消费时代,它越来越沦为一种娱乐方式。尤其是在中国,并没有专门的艺术院线,商业院线则完全服从于市场机制。然而,在艺术电影人的努力下,在不久的将来,电影院也许将不再是进口大片和本土娱乐片独霸的局面,艺术电影将走出“小屏幕”,走向大银幕,对精神生活有所追求的人每周都能在影院看到一场或几场文艺片,城市里最有逼格的人将相遇于电影院。

这个过程,不正是在院线商业电影的海洋中,浮起一座座绿意盎然的“荒岛”?

6月5日的荒岛诗歌节,将注定是一个参与人数最多的、史无前例的电影诗歌节。六百座荒岛图书馆在同一天,一起众筹放映《我的诗篇》,同时还会举行其他诗歌分享活动,贯通网上网下,链接诗人读者。诗人、《我的诗篇》导演秦晓宇称:“这将创造一首伟大的行动之诗,一首守护诗歌的文化之诗,一首关注普通劳动者的现实之诗。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