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秦始皇的祖先究竟是谁?

古人的原始方法——滴血认亲——其可靠率顶多只能达到50%,实际上是自欺欺人。如果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那他的远祖就该是吕尚才对。吕尚是谁?此人即大名鼎鼎的智者姜子牙,人称姜太公。

作者:王开林

2200多年前,生物医学的研究不说等于负数,至少也是接近于零。人类发现DNA,充其量才不过五十余年时间,用于亲子鉴定更是晚近才有的事。古人的原始方法——滴血认亲——其可靠率顶多只能达到50%,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我们读史书,常常会遇到棘手的难题。比如《史记》就提供了一个近乎八卦的版本,吕不韦将有孕在身的赵姬当成“钓饵”送给嬴异人,赵姬生下的儿子即嬴政,后来成了秦国的国君和秦朝的始皇帝。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那他的远祖就该是吕尚才对。

吕尚是谁?在中国历史上,此人即大名鼎鼎的智者姜子牙,人称姜太公。据传说,直到八十高龄,姜太公才博得命运女神的眷顾,遇见求贤若渴的周文王姬昌。古往今来,最令人拍案叫绝的行为艺术莫过于此:大智者姜太公使用抻直的鱼钩垂钓于渭水之滨,三年之中连一片鱼鳞都没钓到,不少看他出糗的蠢蛋因此笑掉了满口龋牙,但姜太公最终钓到了一条“金鳌”——周文王姬昌。

周文王满怀好奇心和仰慕之情,去渭水之滨拜访这位广颡、阔颐、高颧、隆额的老人,一番畅谈后,惊喜的眼泪都快夺眶而出了,他说:“我的先祖太公早就寄希望于您这样不世而出的贤才了!”因此,姜子牙又被人敬称为“太公望”。就是这样一位大智若愚的高寿老人,凭着一部集智慧之大成的《太公阴符》,成为了令人崇拜的东方智圣,并且使一个生生不息的吕姓家族(也可称之为姜姓家族)拥有了齐国辽阔的封疆。

如果秦始皇是秦庄襄王嬴异人(子楚)的儿子(这种可能性不可排除,毕竟传言难免失实),他的祖先就是颛顼,可以追溯到更遥远的年代。

颛顼是何许人?他是黄帝公孙轩辕的嫡亲孙子。中国人历来注重修撰族谱,但初始的谱系却是一团无法理清的乱麻,由于缺乏官方文献的强力支持和彝鼎实物的可靠印证,太史公司马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排出的序列都源自于口口相传的民间语文,其准确程度如何?你用聪明的脑瓜子想想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反正信不信由你。

如此不厌其烦地问底刨根,就差不多有点万古洪荒的意味了。

嬴政的祖先若按照第二道谱系往下繁衍生息,只需拿出看家本领,将儿女一个个一摞摞往下生,就没有任何问题。但逗趣而又可疑的是,中间竟然横生枝节。

颛顼有一个漂亮孙女名叫女修,某天,她在自家院子里织布织得正开心,忽然听见玄鸟(黑色鸟,其名不详)从低空掠过,扇翅声簌簌作响,她抬头仰望,只见一枚鸟蛋直冲她的头顶疾速坠落下来,不知是她没吃早餐,还是受到惊吓的缘故,或者两样占齐,总之那枚鸟蛋就仿佛鹞式轰炸机投下的精确制导炸弹,正好落在她张开的樱桃小嘴里。更巧的是,她因此未婚先孕,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取名大业。

上古时期,人类还没有从温饱问题中腾出手脚扎牢道德礼教的篱笆,未婚先孕,弄出个私生子,都是性功能健全的表现,是赏心乐事,是舒心快事,不是什么见不得人曝不得光的糟心丑事。可是正儿八经的后人硬要一厢情愿,为老祖宗弄块厚厚的遮羞布遮蔽春光漏泄的关键部位,绞尽脑汁编出这样或那样的神话、鬼话和梦话来自欺欺人,那些天性崇尚自然法则的祖先未必肯领这份情,肯认这本账,或许还会在棺材里嗤之以鼻呢。

将历史的长镜头拉得更近一点,汉高祖刘邦是他母亲与人在田垄间野合所生,太史公不便明言,只好假装被那些伪证者的胡话蒙翻了,在《史记·高祖本纪》的开头部分,他笔歌墨舞地描写赤龙给刘妈妈子宫里播撒了一粒壮硕无比的龙种。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笔法使不少后人笑掉了满口黄板牙,此后只能靠流汁度日。

女修吞食来路不明的玄鸟蛋而致孕的神迹倒是并非孤例,它与西方天主教传说上帝耶和华化为白鸽使处女玛丽亚受孕,以及古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化为天鹅使处女丽达受孕,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那“鸟”惹的事。只可惜谁也没弄清楚给女修播种的那只玄鸟究竟是何方神圣,它多此一举,使中国历史从此险象环生,杀机重重。完全可以这么说吧,那枚来历不明的鸟蛋比数十个世纪后一枚氢弹的威力还要大千百倍。

写了这么多,我很惭愧,秦始皇的祖先究竟是谁?我仍然不能确认。中国历史就这么回事,你想从中弄明白一些事理,简直难于上青天,约等于白费工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