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历史

才华横溢的“让国皇帝”耶律倍(图)

有人说,他的“让国”义举感动了上天,使得他的子孙能够享有辽国的帝位。因“让之以国,泽被后世”,自辽世宗耶律阮以后,除嗜酒如命的昏睡皇帝耶律影是辽太宗耶律德光的儿子外,其他所有大辽皇帝——包括北辽和西辽的皇帝,都是耶律倍的嫡系子孙。

耶律倍耶律倍画像

耶律倍(899-937),又名耶律图欲,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辽太宗耶律德光的长兄,辽世宗耶律阮的父亲。史书中除了称他为太子倍、人皇王或东丹王之外,常以义宗、让国皇帝和文献皇帝等称之。

他曾经是大契丹国文武双全的皇太子,皇位的法定继承人,在父亲去世后,却没能如愿子承父业,当上皇帝,而是把皇位“让给”了弟弟。 20年后,儿子耶律阮即位,却又被追尊为帝,谥号“让国皇帝”。

有人说,他的“让国”义举感动了上天,使得他的子孙能够享有辽国的帝位。因“让之以国,泽被后世”,自辽世宗耶律阮以后,除嗜酒如命的昏睡皇帝耶律影是辽太宗耶律德光的儿子外,其他所有大辽皇帝——包括北辽和西辽的皇帝,都是耶律倍的嫡系子孙。

多才多艺文武双全

耶律倍自幼聪敏好学,才华横溢,他通晓阴阳、音律,精于医药、针灸,喜欢藏书、翻译,工于文章、绘画,在文化和艺术方面颇有成就。

作为北方草原民族的画家,他擅画水草放牧或游骑射猎的情景,特别擅长于画鞍马,其画作被宋代的黄复休评为“骨法劲快,不良不驽,自得穷荒之态”。据《宣和画谱》一书记载,宋朝大内皇宫的秘府中共收藏有耶律倍的15幅画作。其他传世名作还有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射鹿图》、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番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骑射图》等。

受父皇影响,耶律倍对汉文化尤其是儒学相当尊崇,是当时汉化程度最高的契丹皇室成员。据史书记载,一次,阿保机就契丹国应该推崇哪种思想与群臣进行了讨论,他问大臣:“受命之君,应该侍奉上天,敬仰神灵。朕想祭祀立了大功、拥有崇高道德的人,谁应该排在第一位? ”大家都说应该让佛排在最前面,这时,在一旁的耶律倍说:“孔子是万世所尊崇的大圣人,应该排在最先。 ”阿保机闻言大喜,立即下诏建孔庙,让耶律倍在每年春、秋两季率领百官祭奠孔子。

耶律倍不但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还是一位统兵的战将和军事谋略家。在大契丹国开国初期,耶律倍曾经常率兵出征。

公元919年11月7日,在跟随阿保机向北征讨乌古部时,作为先锋都统的耶律倍,带兵开路,首先进击,大破乌古部,俘获牲口一万四千二百头,车乘、庐帐、器物二十余万,使乌古部全部投降了契丹。

922年1月9日,耶律倍又率王郁等经略燕地,一度打到定州(今河北省定州市),大大扩张了契丹的领地。

924年春,渤海国杀死了大契丹国的辽州刺史张秀实,并掠夺州民。事发后,阿保机召集群臣,颁布诏书,宣称要御驾西征。众人非常惊讶,不明其意,因为渤海国在契丹东面,阿保机不急于报仇却去攻打西面。其中,只有耶律倍最先明白了父皇声东击西的真实用意,并乘机向父皇献上了攻取渤海国的计策。

公元926年2月17日,契丹在攻克渤海重镇扶余城(今吉林省农安县)后,阿保机想先清点城中的户籍和人口,耶律倍却进谏道:“如今刚刚得到扶余城就清点户籍,人民必定不会安分。如果现在乘着我军破竹之势,直接攻向渤海国的首都忽汗城(即上京龙泉府,今黑龙江省宁安市),则一定会攻克它。 ”阿保机听从了长子的建议,让他和耶律德光担任前锋,于2月23日夜间开始围攻忽汗城。 3日之后,渤海国末代国王见大势已去,只好投降。

征服渤海国后,阿保机将其改名为“东丹国”,采用“天、地、人”三才之典故,册封皇太子耶律倍为“人皇王”,并赐予其天子的冠冕。因为阿保机自己的尊号是“天皇帝”,皇后述律平是“地皇后”,这样就确立了耶律倍“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崇高地位。

崇汉遭祸被逼让位

但是,刚刚在草原上取得了重大战果的契丹人,还没有来得及充分享受胜利的喜悦,很快就陷入了危机四伏的尴尬境地:开国皇帝阿保机没交代自己的身后事,就急病离世了。

皇帝去世,谁来继承皇位,成了当时契丹统治集团内部亟须解决的问题。

皇位的合法继承人——皇太子耶律倍汉化程度很深,尊孔尚儒,主张契丹全盘汉化,以儒家思想为治国之术;而临朝称制、大权在握的述律平则奉行草原本位主义,主张维护契丹奴隶制度。她关注传统的草原经济,更关心契丹贵族的传统利益。对于汉臣和汉人的农业经济、文化,她会借用,但并不愿看到其势力过大而影响到契丹民族自身。

如果让汉文化的笃信者耶律倍作为阿保机的继任者,契丹帝国会走向何方?历史无法假设,但我们可以试着揣摩一下:耶律倍会大肆启用汉官,压制本民族的贵族势力;他会让全国放弃原有的习俗而全盘汉化。这样,势必会引起契丹内部极大的反抗与动乱。想到这些,述律平一定会不寒而栗吧?毕竟这些假设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事实上,后来的辽世宗耶律阮因深受父亲主张全盘汉化的影响,即位后就作出了一系列背离契丹传统的举动:他在政治上重用汉族人士,军事上信任投降晋将,对诸部酋长则加以压制;为了加速封建化的过程,下令释放奴隶;几次发动对后汉、后周的攻伐,积极争取中原;更有甚者,他似乎故意挑衅祖母述律平的权威,册立从后晋宫中得到的汉族宫女——比自己整整大10岁的甄氏为皇后,打破了契丹萧氏为后族的传统,使甄氏成为辽朝唯一的汉族皇后。这些,都引起了契丹贵族的不满和反对。从耶律阮即位的第三年开始,周边部族的叛乱、朝廷贵族的谋反,就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这种情况,决不是述律平所希望看到的景象,也不是刚刚建国的契丹所愿意经历的事情。

在述律平看来,自己深深喜爱的次子耶律德光更像阿保机,若以江山帝业为重,显然比耶律倍更适合作大契丹国的皇帝。他多年随父母征战,非常了解帝国的内外局势,也清楚地知道该如何处置本民族、汉族以及其他民族之间的关系。“守成者实,求变者通”,耶律德光恰好二者兼具,是守住太祖皇帝打下的江山、制定出合适的制度、并将其继续发扬光大的最合适人选。

要汉化还是要传统?除了母子间的亲疏关系外,文化的角逐,竟然成了皇位之争的关键。

虽然以天、地、人皇的顺序来看,文武双全的皇太子耶律倍很有理由继承皇位,但在文化传统的考量中,耶律德光却更加符合母亲的心意。对皇位继承问题起着决定性作用的述律平,果断地走上前台,用断腕指定了她心仪的继承人。

皇太子耶律倍洞悉了母亲的心思,无奈之下,只好率领群臣向述律平请命:“大元帅(德光)功德及人神,中外攸属,宜主社稷。 ”主动要求将契丹皇位让给母亲喜爱的弟弟。

美人相伴出走他国

耶律倍虽然把皇帝的宝座让给了弟弟,可耶律德光继位后,仍然担心兄长和自己争夺皇位,处处加以防范。

耶律倍统治下的东丹国,北至松花江,南至鸭绿江,物产丰富,经济富足,居民文化素质较高。它的发展壮大无疑会对耶律德光的契丹政权形成威胁。因此,公元928年,耶律德光趁耶律倍离开东丹国留住皇都期间,把距离大契丹国较近的东平郡(今辽宁辽阳)提升为南京作为东丹国国都,并将东丹国内的百姓人口大量迁移至南京。随后,又故示尊崇,给耶律倍增加了仪卫规格。通过几个步骤,不但减少了耶律倍治下的百姓兵员,更缩小了东丹国的领地,而所谓的“仪卫”更时时刻刻加强了对耶律倍的监视——居住在南京的耶律倍实际上被耶律德光软禁了起来。

为了解除弟弟的疑心,耶律倍写了一首《乐田园诗》,表达了自己无意权位的心思,并将全部的精力投注在读书作画当中,在南京西宫又建立了一座藏书楼。——此前,耶律倍在北镇医巫闾山绝顶已建有规模宏大的望海堂藏书楼。

望海堂建于契丹建国之初。当时契丹国诸事正在草创,战争连年,还来不及出版大量图书,这样就不得不长途跋涉,前往中原购书。在当时军阀割据的时候,耶律倍使得望海堂的藏书达到万卷,故有“万卷藏书楼”的美称。

望海堂藏书楼,是东北地区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私人图书馆。据当时人记载,望海堂里的某些医学藏书,就是在中原也很难找到,这对于保存中国古代民族文化遗产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在医巫闾山期间,耶律倍以狩猎、读书、作画为趣,由此结识了北镇汉族女子高云云,纳为妃子,称高美人,并为其修筑行宫。后来,由于大雪封山,在山中上下不便,耶律倍又将一部分书籍搬至观音阁。现在的闾山大观音阁景区的旷观亭、望海寺、万年松、道隐谷都有耶律倍当年留下的足迹。特别是大石棚“道隐谷”,正是当年耶律倍隐居读书的地方。因道德高尚的人在此隐居,故称“道隐谷”。耶律倍的第五子晋王耶律道隐,大概就是耶律倍在闾山这段时间与高美人所生的,不然怎么叫“道隐”呢?

但是,尽管耶律倍如此淡泊明志,耶律德光仍然没有就此放过他。

为了深入了解耶律倍的周围环境,耶律德光先后两次“纡尊降贵”,亲自去到耶律倍的府邸“看望”;耶律倍来到京城朝见的时候,述律平留住他,却让耶律德光去东丹国察看耶律倍臣属的情况。之后,耶律德光又对兄长的僚属大行拉拢宴请,以便加强对耶律倍的控制与监视。

耶律倍的情形很快就传入了后唐明宗李嗣源的耳中,出于政治目的,他立即派人再三诱召耶律倍。公元930年11月,当后唐使节再次到东丹国请耶律倍时,深受汉文化浸染的耶律倍对左右侍从说:“我以天下让主上,今反见疑;不如适他国,以成吴太伯之名。 ”

吴太伯又称泰伯,是周太王古公 父的长子,知道父王想立小儿子季历为继承人,便和二弟仲雍逃到江南,建立吴国(首都在今江苏苏州),后世称赞他们俩有“让国”的贤名。耶律倍在这里所说的也是表示自己要像泰伯、仲雍那样逃离本国,将“让国”让得彻彻底底。

临走时,耶律倍在海边树立了一块木牌,上面刻了一首诗:“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故乡人,从此投外国。 ”寥寥几笔,勾勒出了兄弟间残酷的政治斗争。之后,耶律倍带着爱妃高美人,将所有的书籍装运到船上,渡海投奔后唐。

曾经离契丹皇位仅仅一步之遥的耶律倍,就这样被逼上了弃国出走的不归路,以特殊的方式彻底成就了“让国”的贤名。

难忘故土客乡被杀

耶律倍抵达后唐后,后唐明宗李嗣源不仅用天子的礼仪和护卫队欢迎耶律倍,还将宫女夏氏嫁给他为妻。随后,又赐耶律倍姓东丹,名慕华(“仰慕中华”之意),并且将后唐管辖的瑞州改为怀化军,拜耶律倍为怀化军节度使、瑞慎等州观察使。后来,唐明宗又赐耶律倍国姓李,名赞华(“赞美中华”之意),移镇滑州,遥领虔州节度使。因此,历史上又称耶律倍为李赞华。

耶律倍客居后唐期间,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常常思念故乡的亲人。《辽史》记载:“倍虽在异国,常思其亲,问安之使不绝。 ”说明他的亲情之心并没有因为母亲和弟弟对自己的行为而有所减损。

公元934年4月,后唐明宗的养子李从珂杀死刚刚登基不久的后唐闵帝李从厚,自立为皇帝。“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耶律倍,秘密报告耶律德光,建议大契丹国乘机出兵讨伐后唐,进取中原。

耶律德光听从了耶律倍的建议,派兵支持后唐叛将石敬瑭征讨后唐皇帝李从珂。公元937年1月11日,已经被耶律德光封为晋帝的石敬瑭率兵围困后唐的都城洛阳,后唐末帝李从珂见大势已去,想要自焚时,忽然想起了耶律倍,便召其与他一起自焚,耶律倍不从。结果,李从珂一声令下,年仅38岁的耶律倍被杀身亡。

耶律倍死后,一位僧人为他草草收尸。石敬瑭率军进入洛阳后,为了讨好契丹,亲自为耶律倍服丧,在耶律倍灵柩前放声大哭,并以帝王之礼将其厚葬于洛阳郊外。

由于耶律倍喜爱医巫闾山的奇山秀水,耶律德光念及兄弟情分,派侄子耶律阮将耶律倍灵柩运回,归葬在了医巫闾山,并加封谥号为文武元皇王。

耶律阮继位后,追尊父王耶律倍为皇帝,谥号让国皇帝,并将其坟墓改为只有皇帝才能称呼的陵寝,号显陵。为了侍奉父亲的陵墓, 耶律阮还在闾山脚下设置了显州城,下设三州

三县。显州城就是今天的北镇城。951年,耶律阮去世后跟随父皇葬到了显陵。辽景宗耶律贤和皇后萧燕燕

也跟随爷爷葬于显陵附近,是为乾陵。此后,辽朝不同辈分的国王、郡王、妃子以及辽国的最后一位皇帝耶律延禧也都跟随先祖,葬在了医巫闾山。

是非功过后人评说

作为契丹人,耶律倍免不了北方民族的豪爽直率,但由于长期接受汉文化的熏陶,已变得外表宽让,一副忠厚长者的样子。他以太子身份失去国主地位,却不曾兴兵征战,最终投奔异国,很明显是受到了“吴太伯让国”的影响。他让位以后长期受到弟弟压制与监视,却少有怨言,与他通晓阴阳之术,受道家玄学影响有关。可以说,中原文化的浸染,使他在皇位的角逐中,抵制住了最高权力的诱惑,表现出罕见的隐忍与退让,最终做出了“让国”的选择。

在流亡后唐期间,耶律倍突然变得“刻急好杀”起来。据史书记载,耶律倍在后唐时有嗜饮人血的毛病,疯狂时甚至在姬妾臂上刺洞吸血。奴婢侍妾稍微犯了点小错,耶律倍就用火烫她们,甚至挖掉她们的眼睛。他的暴躁脾气把嫁给他的汉妻夏氏吓得魂飞魄散,为防丈夫的辣手,以至于请求削发出家为尼。史家评论耶律倍这种两极分化的性格时认为,这很可能与他在自己祖国的不幸遭遇密切相关。《辽史·义宗倍传》最后的“论曰”,高度概括、评价了耶律倍的一生:“自古新造之国,一传而太子让,岂易得哉?辽之义宗,可谓盛矣!然让而见疑,岂不兆于建元称制之际乎?斯则一时君臣昧于礼制之过也。束书浮海,寄迹他国,思亲不忘,问安不绝,其心甚有足谅者焉。观其始慕泰伯之贤而为远适之谋,终疾陈恒之恶而有请讨之举,志趣之卓,盖已见于早岁先祀孔子之言欤。善不令终,天道难诘,得非性卞嗜杀之所致也!虽然,终辽之代,贤圣继统,皆其子孙。至德之报,昭然在兹矣。 ”

此论点首先大力赞扬了耶律倍的“让国”行为,以及他的孝心和爱国热情,又说他之所以会有这种义举,是因为他深谙孔孟之道,懂得“泰伯让国”的至德和儒家的忠孝之礼;然后对他的惨死表示了惋惜,并认为是他“嗜杀”所遭到的报应;最后说,他虽然有缺点,但他“让国”的义举感动了上天,使得他的子孙能够享有辽国的帝位。这种说法虽然有“因果报应”的思想,但对耶律倍来说,却不失为一种公正的评价。(本文摘自《辽沈晚报》 黄世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