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站导航

治雾霾须打破“中美国”格局

新浪历史 0 收藏

  

雾霾中的天安门广场
雾霾中的天安门广场

  (文/李北方)

编者按:11月底,北京经历了2015年以来最严重的一轮空气重污染,近日北京和京津冀地区再度遭受重度雾霾。最高层和地方政府治理雾霾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决,各路专家治霾的思路和点子层出不穷,但为什么成效甚微?彻底治理雾霾的思路和方向在哪里?

  在雾霾重来的时候,李北方先生在2013年写的这篇文章(原题为《莫让雾霾遮望眼》)也许对我们认识问题有一定的启发,即思考雾霾问题不能仅仅从“治理”环节入手,更要考虑到生产方式,也就是雾霾的源头。所谓“APEC蓝”和“阅兵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北京及周边的大量生产活动暂停了,即从源头上减少了污染物的产生,当然还有其他因素配合在一起,天就蓝了。所以现在需要的不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因为问题就是发展导致的,而是反思该怎么发展。中国是应该当“世界工厂”,还是只为中国人的需求而生产?中国搞发展的目的是为了资本的无限积累,还是应该定位于满足人的生存和发展的需求?过度生产,而且为美国人欧洲人生产,中国大地能不雾霾重重吗?欧美国家能不蓝天白云吗?

本文选自李北方新著《北大南门朝西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10月出版)。

  这段时间北方的雾霾天气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环境事关民生,成为公共话题是顺理成章的。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她说她也有口罩,但是没敢戴。温家宝在他的最后一个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谈到了环保,表示要“下决心解决好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大气、水、土壤等突出环境污染问题,改善环境质量,维护人民健康,用实际行动让人民看到希望”。

  媒体少不了参与对雾霾的讨论。主流的分析依旧遵循我们多年来已经习以为常的表达模式,即援引西方的历史经验,为中国的问题解决指出方向。半个多世纪前的致数百人死亡的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和使五千多人丧命的伦敦烟雾事件被提起,与此同时,这些国家在治理环境方面的举措也被当作范例介绍,比如美国在1970年成立了环保局、英国在1968年通过了《清洁大气法》等一系列措施。

  这种表达方式暗含的逻辑是:污染是与特定的发展阶段相关联的,它可以通过一定的治理措施在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得到解决;中国落后西方发达国家数十年,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西方过去的问题,只要中国循着西方走过的道路前进,它们的今天就会是我们的明天。环保部门的一位主要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的说法正是这种思维的体现,他说,中国解决大气污染的问题需要30年到50年。

加载中
余下全文 1/3
热点关注
分享我的态度到微博
我等233人 了这篇文章
热门评论全部评论
金属巴洛克01-05 12:02
从历史上看,是这样的。后来这些资本主义国家走出了一条新路,叫“殖民”。
用户360879871012-28 17:48
资本主义国家污染比社会主义国家更严重吗?
luckymong12-22 18:44
中等收入陷阱
精彩图片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