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站导航

从改到废:科举的最后岁月

新浪历史 0 收藏
国子监
国子监

  (文/马勇)

  科举制度始于隋唐、到明清臻于完善,是中国古代独特的政治行为。这个让欧洲的知识分子羡慕的“科举”在1905年9月2日走到了历史的终点。当天,清廷发布谕旨,宣布自明年丙午科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至此,与中国读书人前途密切相关的科举制,在经历了1300年漫长岁月后进入历史。废科举是近代中国的一件大事,在当年并没有引起巨大波动,但是近年来,时移世易,一些研究者以为科举制被粗暴废弃甚为可惜;还有一些研究者以为辛亥革命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废科举堵塞了青年的上升之路。

  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今天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废除科举呢?

  科举与学堂并存

  以八股取士为核心的科举制在西方势力东来前并没有问题,这是帝制时代为朝廷选拔人才的制度,而且是一项很不错的制度,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让社会阶层流动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朝为田中郎,暮登天子堂”,说得过于浪漫了,但这项制度确实使社会底层的人对未来有那么一点期待。

  西方势力东来,特别是中国开始向西方学习后,中国并没有像日本那样重建一套完整的近代教育体制,创办从小学到大学,到研究院等教育机关。那时中国领导人没有意识到,或根本不知道西方教育与科举并不是一回事,他们出于最朴素的心理,以“改科举”作为接纳西方近代科学的方式。

  所谓“改科举”,就是调整科举考试的内容,增加与发展有关的时务、算学等。这种方式在科举一千多年历史中屡试不爽,形式调整,内容调整,让科举始终保持活力。

  但这一次却不同了。形式改革,内容调整,时务内容增添,在向西方学习初期有效,但当洋务持续发展,许多内容如果没有实验室,没有正规的学堂教育,仅仅凭借试卷上的功夫,已没有办法进行考察了。“改科举”遇到了不易克服的瓶颈。无限度调整、添加考试内容,比如武科改试枪炮,则势必导致民间武器泛滥;增加测试机器船政等应用学科,考生如何获取此类知识,又成为难题。(潘衍桐:《奏请开艺学科折》)“改科举”进行不到20年,其弊端毕现。

  改科举弄成了夹生饭,知识界议论纷纷,清廷决策层并非不知道。但是由于这项制度关涉无数青年的未来,在没有找到妥善办法前,没有人轻言废除。

  清廷决策层后来为漫不经心付出了巨大代价,仅仅30年时间,日本人模仿西方实行新教育,构建自大学至幼稚园全新教育体系,国民识字率大幅提升,国家能力获得不俗成绩。更重要的是,中日关系在这个时候出了大问题,一场并非大规模的战争,彻底暴露了所谓“同光中兴”的软肋。战后,精英阶层反省,莫不将科举视为这场战争失败的终极原因。

  严复说:“天下理之最明而势所必至者,如今日中国不变法则必亡是已。然则变将何先?曰莫亟于废八股。夫八股非自能害国也,害在使天下无人才。” (《救亡决论》)梁启超也认为,中国走向洋务30年,创行新政不一而足,然最终败在素来瞧不起的东邻小国日本之手,关键在于中国没有像日本30年前那样彻底改造教育,在全国范围实行新教育。亡羊补牢,梁启超大声疾呼:“变法之本,在育人才;人才之兴,在开学校;学校之立,在变科举。”(《论变法不知本原之害》)谭嗣同说,中国失败并非偶然,要在士大夫知识陈旧,因此中国改革必须从改变知识人始,“从士始,则必先变科举,使人人自占一门,争自奋于实学。”(《上欧阳中鹄书》)

  1898年6月11日,光绪帝发布《明定国是诏》:第一,宣布创建京师大学堂,作为新知识教育基地,兼为全国新教育管理机关;第二,改革以八股为主要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照此思路,清政府在模仿日本创建新教育同时,期待让科举重回其原来定位,担负为朝廷选拔人才的功能。打个不太恰当比方,让科举制变为中国的“文官制度”。

  废八股

  《明定国是诏》开启科举与学堂并存的改革思路,但这个思路并不为人们所理解,即便改革先锋康有为也没有理解这层意思。五天后(6月16日),他与光绪帝有如下对话:

  康:今日之患,在吾民智不开,故虽多而不可用,而民智不开之故,皆以八股试士为之。学八股者,不读秦汉以后之书,更不考地球各国之事,然可以通籍累至大官。今群臣济济,然无以应事变者,皆由八股致大位之故。故台辽之割,不割于朝廷,而割于八股;二万万之款,不赔于朝廷,而赔于八股;胶州、旅大、威海、广州湾之割,不割于朝廷,而割于八股。

  上曰:然,西人皆为有用之学,而吾中国皆为无用之学,故致此。

  康:上既知八股之害,废之可乎?

  上曰可。

  康:上既以为可废,请上自下明诏,勿交部议。若交部议,部臣必驳矣。

  上曰可。(《康有为自编年谱》,50页)

  康有为废八股建议获光绪帝认同,但光绪帝不可能像康有为期待的那样,政由己出,独断专行,以一纸上谕废弃实行上千年的制度。

  对于光绪帝的犹豫,康有为早有预料,所以他在此后几天策动梁启超、宋伯鲁,甚至各省举人联署上书,以社会压力请求清政府废止八股取士,推行经济六科,培养新式人才。

  沸沸扬扬的舆情引起了光绪帝的重视。6月17日早朝,光绪帝将御史宋伯鲁废八股奏折批给枢臣拟旨,似有接受康有为建议独断专行的意思,不料协办大学士刚毅建议皇上将八股存废交主管机关礼部讨论并拿出方案。光绪帝想到康有为的忠告,表示如下礼部,礼部必驳。刚毅认为,八股存废,事关大局,如不进行充分研判,势必引起混乱。

  刚毅的提醒是对的。八股取士尽管问题多多,但这项制度毕竟关涉青年读书人前途。许多年轻人已用不少精力研读八股,头悬梁锥刺股,各省在京参加会试近万举人,皆与八股性命相依。当他们听说皇上将接受康有为等要求拟旨废八股,“嫉之如不共戴天之仇,遍播谣言者,几被殴击。”(《戊戌政变记》)

  可能发生的动荡引起了光绪帝注意,他在6月23日发布上谕,宣布废除八股取士,但不是立即执行,而是三年后,以便给考生留下足够调整时间。

  将废八股推迟三年,并不是没有问题,届时乡会试并不能获得足够接受新规则的生源。据康广仁分析,“士之数莫多于童生与秀才,几居全数百分之九十九焉。今但变乡会试而不变岁科试,未足以振刷此辈之心目。且乡会试期在三年以后,为期太缓,此三年中人事靡常。今必先变童试岁科试立刻实行然后可。”(《戊戌政变记》)他主张废八股不必待下科,“小试尤宜速改策论。”(文悌:《严参康有为折》)

  康广仁的分析是有道理的,既然朝廷决定废八股改策论自下科始,那么生童之岁科试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废八股改策论,经史时务并重,专心实学,这样才能为下科不用八股奠定基础。

  康有为、梁启超、康广仁将“立废八股”的意思写成奏折,以宋伯鲁名义呈递。6月30日,光绪帝据此修正6月23日三年后废八股改策论的谕旨。

  这一修改,意味着采纳了康有为等人立废八股的建议。

  科举新章

  废八股并不是废科举,科举考试还将继续,且与新学堂相辅相成,构成一个完整的新教育及人才选拔体制。

  康有为、梁启超、康广仁6月30日通过宋伯鲁上的奏折,不仅提出“立废八股”,而且对没有八股的新科举考试也提出设计。他们认为,中国人才之弱,皆缘于中西两学不能会通之故。由科举出身的,于西学辄无所闻;由学堂出身的,于中学亦茫然不解。推原其故,就是因为取士之法岐而二之,将经史与经济视为两个互不关联的知识系统。其实,未有不通经史而可以言经济者,亦没有不达时务而可谓之正学者。因此,他们建议将正科与经济岁科合并为一,皆试策论。“论则试经义,附以掌故;策则试时务,兼及专门。泯中西之界限,化新旧之门户,庶体用并举,人多通才。”(《康有为政论集》上,294页)

加载中
余下全文 1/2
热点关注
分享我的态度到微博
我等233人 了这篇文章
热门评论全部评论
samuelliu2012&wb_description=12-24 13:14
是的,当时至少是得凭真本事且还有殿试,皇帝也知为社稷选真人才啊!否则社稷不保,如今GP的爱国爱民!全为的是自己和家族私利!文凭可买卖,考试可行贿作弊,官场靠先花钱后抢钱,这就叫什么投入产出最大利益!导致一切崩溃!
精彩图片
推荐阅读
加载中